信報 2009/5/7

奧巴馬外交如意算盤難響爭
袁彌昌

儘管奧巴馬政府已棄用「全球反恐戰爭」一詞,但無奈反恐已成
為美國剩下來最管用的牌。換言之,除非發生常規戰爭,否則美
國今後的海外軍事行動基本上只能訴諸於反恐,要不然精銳的美
軍將無用武之地─這變相令阿富汗戰爭在奧巴馬的外交中更形重
要。


之不過,由於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情況日益惡化,使奧巴馬不得
不趁早制訂好後備計劃,為阿富汗戰爭可能的失敗鋪定後路。而
奧巴馬選擇了土耳其作為其上任後首個訪問的回教國家,恰好為
我們了解奧巴馬的全盤戰略,提供了重要的線索。


窺覬中亞天然氣資源

奧巴馬訪問土耳其除了發表了著名的「美國沒有,也永遠不會和
伊斯蘭發生戰爭」演說,藉此改變土耳其和回教世界對美國的印
象之外,也帶有與土耳其加強關係,從 而確保美軍撤走後的伊拉
克的秩序,以及誘使土耳其在高加索地區牽制俄羅斯的意圖。但
更重要的是,奧巴馬此行是為了商討關於 Nabucco 管道的事宜。
Nabucco 管道是規劃中連接土耳其和歐洲的天然氣線路。表面上,
它是一條從土耳其通過保加利亞、羅馬尼亞和匈牙利輸送天然氣
到奧地利的管道,但實際上,它可以連接現 存接駁裏海的 Baku-
Tbilisi-Ceyhan (BTC)管道,未來更有可能從規劃中的「跨裏海天
然氣管道」(Trans-Caspian Gas Pipeline),取得中亞地區的天然
氣。


奧巴馬大力加強與土耳其關係的舉動,可以肯定美國還是死心不
息,窺覬裏海和中亞地區的龐大天然氣資源。因為本來阿富汗和
巴基斯坦就是美國能夠避開俄羅斯、伊朗和中國本土,讓中亞地
區的石油資源到達港口的最直接途徑,因此布殊政府在九一一後
即迅速壓制該地區。


然而,以目前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安全狀況,鋪設管道已變得遙
遙無期,甚至不設實際,於是奧巴馬只好大力推動 Nabucco 管道
計劃,希望未來在任何情況下,也能確實掌握裏海和中亞地區的
天然氣資源。


由此可見,雖然奧巴馬在眾多政策上都想跟布殊政府割裂,但其
外交政策受到石油因素所主導的程度,卻可能會比布殊政府更
甚。


話雖如此,奧巴馬的戰略目標並不只是取得裏海/中亞地區的天
然氣資源這麼簡單。上文已提到,Nabucco 管道是連接土耳其和歐
洲的天然氣線路,故此管道建成後獲益最大的應是歐洲才對。只
是歐洲一方面沒有能力斥巨資興建這條管道(且不說還要建成跨
裏海管道才能 接通中亞),另一方面又有現成的管道將天然氣從
俄羅斯輸送過來,形成了現在歐洲的天然氣供應完全依賴俄羅斯
的局面。


對美國而言,這一情況造成了依賴俄羅斯供氣的國家,特別是德
國,在任何與俄羅斯相關的問題上,都不願跟俄羅斯對着幹,這
亦一部分解釋了為何在訪歐之行中,經常看到奧巴馬的熱面孔貼
上歐洲的冷屁股。


土耳其:美戰略樞軸

有見及此,奧巴馬清楚必須先打破目前歐洲依賴俄羅斯供氣的狀
況,否則他的主要外交政策都幾乎不會得到歐洲的支持,為此推
動 Nabucco管道計劃事在必行。這計劃不單能夠令歐洲擺脫俄羅斯
的桎梏,同時亦可以解除俄羅斯和伊朗對裏海和中亞地區國家的
天然氣出口的控制,並減少俄 羅斯和伊朗的天然氣過境費收入。
此舉長遠而言還能減低土耳其加入歐盟的阻力,使土耳其可與西
方世界結合在一起,最終達到進一步孤立俄羅斯的目的。


不過,奧巴馬的如意算盤真的這麼容易打得響嗎?首先,連歐洲
也不願觸怒俄羅斯,為何土耳其要犯這個險? 即使土耳其願意賣
賬,歐洲也未必會領情,讓它加入歐盟。其次,奧巴馬的計劃的
成敗,很大程度建基於管道的必經之地格魯吉亞的局勢上─只要
格魯吉亞被親俄勢 力控制或管道被俄羅斯截斷,整個計劃便會功
敗垂成。


再者,計劃的一大前提是跨裏海天然氣管道必須建成,才能接通
中亞的天然氣源頭,但目前與裏海相連的國家還在談判領海問
題,只要這問題一日未解決,管道也難以動工,姑勿論俄羅斯與
伊朗在談判中已握有主導權。


綜合上述因素,奧巴馬實行這計劃的困難可想而知。這計劃除了
反映出奧巴馬在戰略上常流於一廂情願之外,亦可看出美國為求
達到目的,可以不顧任何後果和常理: 為了令歐洲與俄羅斯為
敵,美國竟可用盡一切手段,強行將這兩個在文化、歷史、地理
因素相近的地方隔離,轉而迫使歐洲與土耳其這個回教國家結合
在一起,這種逆行倒施的做法,除了可讓美國暫時紓緩一下危
機,對人類、對歷史到底又有何益處?